癌症快速通道

您的位置:首页 >> 大众版 >> 肿瘤康复 >> 心理家园 >> 案例解析 >>

超越“占有”

时间:2011-10-08 08:4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父亲全身心投入工作,为家里创造了丰厚的物质享受,却冷落了对妻子的温情,疏忽了对儿子小权的教育。父亲平时难得和儿子说上几句话,主要是母亲在教育儿子。

  小权在物质生活上应有尽有,却始终交不到一个知心朋友,甚至结交普通朋友也十分不易。小权在学校遭遇到了父母无法替他解决的挫折。

  母亲对小权的溺爱无以复加,儿子就像母亲的一部分。令母亲疑惑的是:为什么全心全意地呵护孩子,却日益招来孩子的反感?尤其是小权迷上网络后,更是对母亲经常恶语相向。

  生命不是锦衣玉食,爱也不是占有。

  事实真的像父亲所言:女主内,男主外,母亲要为儿子令人头痛的现状负所有责任吗?

  有时勤奋也许并不能称之为美德!

  一、我们是人上人

  小权来到基地时,情绪十分低落,举止懒散,背佝着,头低着,走路时目不斜视,对人视而不见。

  偌大一个17岁的男孩,在治疗室经常哭得像个泪人。其原因是非常想家,而不是想网络游戏,好像妈妈已经把他抛弃在基地似的。当然,如果回家了,他想的又只是游戏了。

  小权在治疗室里哭,小权的妈妈也在家里哭,入院才两天,妈妈就打了不少电话追问孩子的情况,边问边哭,当知道孩子想家后,更是泣不成声,恨不能放下电话就来接小权回家。

  无论是从日常生活到与人相处,相比有些孩子,小权显得更不能适应新的环境。他甚至不愿意穿上基地为患者统一配穿的迷彩服,固执地只想穿自己带来的那些名牌运动服。

  他不喜欢基地的饮食,在家也是经常挑食,妈妈对每顿饭的安排经常事先征求他的意见,冰箱里随时堆满为他准备好的饮料和高级水果。因为家境富裕,小权的日常生活要求都能得到满足,而且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从他记事起,他就没有洗过水果,他吃水果已经有一套固有的程序:妈妈把水果洗干净了,削了皮、切成片,再亲自用牙签戳起小果块递给小权,有时还会直接举到小权嘴边,小权只需张口往嘴里送就行了。

  自从自助餐在中国流行起来小权和妈妈去吃自助,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座位去拿自己爱吃的,都是端坐餐桌,等着妈妈一趟又一趟地把食物拿过来。

  平时和妈妈去逛街,不用他开口,妈妈就会带着他直奔那运动名品。小权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是衣着光鲜价格不菲,在他家所在那个消费水平并不高的城市,引来同学的侧目而视。

  小学时他是班里唯一的经常在寒暑假,天马行空坐飞机四处旅游的学生。初中时他是班里配手机最早的人。

  目前他所就读的重点高中,若凭个人实力,小权死活进不去那学校,但小权对妈妈说,他死活想上,父母凭他们自己的实力也就死活让小权挤进去了。他们宁愿认为孩子懂事了、上进了、洗心革面了,而不愿认为小权对看上去很美的事物有很强的占有欲——好东西我应该有份的呀!

  小权任性地挤进重点高中的队伍后,成绩每况愈下,尽管身着华衣锦服,也找不到自己在班上的位置,却成了众人皆知的坏典型而无处藏身,父母有能力让他进学校,安排好座位,却没有能力让他讨人喜欢,成绩优秀。随着小权的长大,他发现越来越不可能奢望所有的人都像妈妈那样宠爱着自己,这应该也是小权的妈妈最大的遗憾:为什么三千宠爱不能集于我家小权一人之身呢?

  起初学校因为他逃课通知家长要处分小权时,他怕承担责任在妈妈面前替自己辩护,撒谎说他只是闹肚子经常上厕所而被冤枉了。有时候为了逃避上学,小权也借故身体上不舒服。妈妈完全相信了他的谎言,像受了侮辱似的理直气壮地上学校闹腾,说是学校冤枉了小权。后来当小权更多的时间堕落在网吧里,逃课违纪日渐频繁,才恍然大悟,但小权的妈妈依然不接受退学处分,小权还是强留在学校就读。

  超越占有”(2)

  不过,妈妈之所以如此不能接受学校对自家有丝毫怠慢,不仅是因为太过相信小权,还有部分原因是无可匹敌的优越感,不允许他人破坏她的骄傲。小权的父亲在当地是有头有脸的人,身居要职的权贵之家岂容他人轻易在自己面前不恭不敬。她的思维方式已经习惯凡事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的过失,而是别人的过错。周围许多人的趋炎附势、阿谀奉承,已经培养了她时刻凌驾于他人之上的高贵姿态。

  这样她也自以为是地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接近,是为了有所获得,是有求于我,她不由自主把头颅高昂,像傲慢的公主俯视芸芸众生。小权尚且年幼之时,妈妈就开始给他灌输类似的思想。

  那时候他们住在单位的公寓房,毗邻而居的都是小权父亲的同事,那样小权的小伙伴们自然是同事们的孩子。她怀疑孩子们的友谊也许没有那么单纯,同事们意在通过孩子巴结咱家另有所图,再说那样普通人家的孩子有什么资格和我家公子平起平坐,一起玩耍。

  她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事无巨细地张开双翼呵护着小权,把他拢在自己的翅膀下,不允许小权轻易和那些在她看来身份更低的小伙伴们接触,这样还可让自己放心,那些孩子们就不可能伤到自己那身娇肉贵的儿子。她说:我那儿子挺单纯的,我就怕他受欺负。当小权入学后,对于交往的同学,妈妈也要仔细盘问,对小权的同学大部分持怀疑和否定态度。这样在小权的绝大多数娱乐时间里,少有同伴的陪同。

  同伴对儿童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皮亚杰曾提出了童年时代的两个世界:一个是父母??童相互作用的世界,一个是同伴世界,它们分别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着儿童的发展。

  小权的母亲一直抑制着小权和同伴的接触,直接干涉和监控孩子的活动及其与其他孩子的游戏,没有促成小权与他人形成积极关系。实际上小权只有通过与人交往、经历从认识到熟悉再到亲密的友谊关系这一系列合作过程,才能表现出应有的社会技能。

  至今,小权没有找到一个愿意与他结伴或能够符合他要求的朋友,这让他感到十分失望。尽管他很渴望好朋友,而且试图努力,但他和班上同学就是合不来。

  二、权威之下

  按照基地常规,在患者入基地治疗办完手续第二天才安排心理医生,最初和小权的妈妈接触的是接诊员和临床医生。小权家的门路还确实挺不简单,从地方延伸到中央,已经托人和关键人物打招呼要好生相待,这样她在基地的态度也是颐指气使。

  入院当天,小权的妈妈对基地工作人员的口气就像是安排下属工作。入院以后,每次打电话来了解孩子情况,一旦主管小权的临床医生这当儿不在办公室,她便口气非常生硬地要求接电话的人立即去把临床医生找来,好像临床医生应该时刻在那等着她的来电。

  来到基地的患者一般没有主动自觉的求治愿望,都是父母的心愿,在治疗中也同时会涉及对父母的治疗,这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说心理医生同时是患者和其父母的医生。

  从治疗伊始和父母的接触,就已经拉开了治疗序幕,父母对心理医生的信任感决定了他们对治疗的信心,然后是对治疗的配合,以及对治疗过程中患者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的坦然接纳,甚至是对治疗失败的理解。当然最重要的是,患者结束治疗后,回到他以前熟悉的环境,父母对他的行为方式却不能是仅仅延续从前同样熟悉的互动,而是要努力尝试更为理性有效的应对模式,我们才会更有希望看见患者那令人怦然心动,欢欣鼓舞的成长,而且是持续性的、层层递进式的成长。

  因为从现有的治疗经验来看,曾经有过患者出院时像一艘鼓足气力,张开了风帆的帆船准备向前乘风破浪,可回家不多时风帆就瘪了只能在岸边搁浅,这样生命只能再一次停止前进的脚步。正因为父母的重要性,和他们的交流很多时候是一种治疗性的谈话,也需要认真考虑和他们的交涉、对他们的谈话应该如何奏效。

  我们常说心理咨询师不应该强调咨询师的角色,应体现平等感,这是建立良好咨询、治疗关系的重要方面,但这样的理论和方法是以西方文化为背景而产生的治疗理论和方法。中国作为一个有数千年历史积淀的东方古国,我们与西方的文化背景存在巨大差异,所以还是要考虑将患者放到他所处的社会文化背景中去做系统的思考,而不是将纯粹西方式的心理治疗的理论方法当成心理治疗的圣经。

 

    (责任编辑:admin)
    主办单位: 【中国抗癌协会传统医学会】 【中国癌症基金会中医药专业委员会】 【中国中西医结合协会肿瘤专业委员会】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肿瘤专业委员会】
    网站简介| 主办单位|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中心|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中国中医药肿瘤网技术支持:九都御园京ICP备06063644号